如果当事人不是你,你凭什么要求原谅?

angiebaby     2016-12-05     检举

如果当事人不是你,你凭什么要求原谅?

从2014年底爆出学运领袖陈为廷一连串性骚扰女性的事件后,日前又爆出辅大心理系性侵事件,我都再再觉得,很多事情,今天当你不是当事人,你不会懂,我也一直认同,我们没有资格跟当事人说我可以“体会”你的心情,“体会”两个字真的多了,我们顶多可以“体谅”,就算对方是真的关心你、爱你也是一样,没有亲身经历过,你永远无法真的“体会”。

Sponsored Links

学生时代,我待的校园里,有一位校外中年男子,常常在校园里闲晃,吓同学或著是大吼,我不是医生,无法临床诊断,只是肉眼判断他精神有点异常。坦白说,公立学校是一个开放的场所,没有什么理由可以限制谁出没,所以我告诉自己,如果看到他的话,就绕道避免被吓到就好,直到有一天,我改变心意。

Sponsored Links

从那位行为异常的男子开始在校园出没后,学校的交流板上时不时会出现讨论他的言论,多半是被吓到的当事人提出他的怪异行为和出没位置,提醒大家当心。

通常,底下的回应都比上面的原po还精采,有人+1觉得害怕、不舒服,有些人则是站在所谓正义的一方,挞伐那些觉得不舒服的同学,认为他不把他当做正常人在看待,觉得这些言论是对他的歧视。

Sponsored Links

我还记得我改变心意的那一天。

那天下午,我在图书馆外的沙发区,边滑手机边走去丢垃圾,我没有注意到他迎面而来,当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因为抓住我的手,然后用台语大喊一声“歹势”。

我当下傻住了,吓傻了。回过神之后,我没有办法自己面对那个惊吓的后劲,我于是打电话给亲近的友人,批哩啪拉把事情的始末说完,友人虽然在忙,但也一直在电话的另一端,陪伴我到稍微镇静一点,才挂电话。

有好几次,我都在想,到底要不要po版要同学小心,或是去通知校警,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人听过他有任何与同学身体接触到的行为,但我一直没有,直到有一次上通识课刚好讨论到这个议题,我才把这件事情说出来,想说问问在场的同学和老师,有没有必要说出这件事情。

Sponsored Links

说出来,也不是为了要取暖,纯粹只是希望,不要再有下一个人受到惊吓,或是感到不舒服,然而,我得到的回应却多半让我觉得心寒。

“因为你没有把他当做正常人,所以才会觉得被骚扰、被侵犯。”

“你在他身上贴了标签……”

“他难道没有人权?”

那堂课变得好像哲学辩论课,大家开始讨论起什么是所谓的正常?又有谁可以定义正常?搞不好我们才不正常?

但是当时还心有余悸的我,只是想问,难道路上的陌生人会迎面对着你就抓住你的手,说声你好或是歹势吗?

Sponsored Links

一开始我还试着理性形容我的感受,后来,面对着一句句道德和正义的枷锁,我开始沉默,不再多说。

如果他真的需要协助,不管是精神上或是物质上,我都愿意去了解,甚至愿意原谅,但是整个空间里,我是当事人,我是受害者,几乎没有人站在我的角度,试着同理我的心情和感受,我觉得非常的委屈、无奈且无助。

Sponsored Links

我平心而论不算一个太自私的人,但是在我体验过这种被“道德和正义”批斗的状况,我不是圣人,我大爱不起来。若你从未设身处地同理过当事人,真的很抱歉,你还不够资格,拿所谓正义与道德来伤害那些,已经受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