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化VS中国化工:两大巨头合并现端倪

kahteng00     2017-08-06     检举
Sponsored Links

经济观察报 记者 王雅洁中国的两大化工巨头,合并重组可期。

经济观察报独家获悉,中国中化集团公司(简称中化集团)与中国化工集团(简称中国化工)之间的合并重组事宜,已经初现端倪。

但是,由于牵涉业务协同等多方考量,二者一旦真的合并,未来如何细究整合流程及整合目标,依旧是尚待研究的事宜。

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许保利认为,如果这两家未来真的合并,业务层面能够上下游结合,产业链更加完整,将有利于形成相较于现在更稳定的交易关系。

为了构建更完整的化工产业链,今年上半年以来,中国化工已经动作频频。

Sponsored Links

具有代表性的是中国化工以交易总额超400亿美元并购先正达,其中2017年6月刚刚完成对先正达要约的第二次交割。这项创下中国海外并购记录的超级并购,为中国化工打通完整农药产业链打下基础。

国资委研究中心专项工作处处长王绛表示,以中国化工和中化集团为例,在同一出资人监管下,二者兼并重组,难度不会特别大,值得关注的挑战是,真正合并后的整合问题。

那么,如何“整合”?

一位不愿具名的国资研究人士表示,如果二者合并后,向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角度去转型调整,未尝不失为一种路径。

Sponsored Links

不过截至发稿,国资委并未对上述合并事宜给出正面回复,接近中化集团的人士则表示这件事目前“暂时没什么可说的”。

新动作

中国化工正在为拓展更完备、更强劲的化工版图做准备。

2017年6月,在中国国新控股有限公司官网的公司新闻中提到了:“中国国新控股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国国新)将所出资企业国星集团无偿划入中国化工,用以推动国星集团与中国化工氟化工业务的重组整合。”

中国化工总经理杨兴强在上述无偿划转移交仪式上表示,国星集团划入中国化工,可以实现双方在氟化工产业的业务协同和资源共享,有利于中国化工优化布局结构,增强主业竞争力,促进整体运行效率提升。

Sponsored Links

不过,由于刚刚划转,“我们现在也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还有不清楚企业新的业务定位,”,8月2日,一名接近国星集团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透露,这一动作与中国化工和中化集团之间可能发生的兼并重组、构建更大化工版图一事究竟有无关联,暂时还不好说,子企业内部也并不了解上级企业(中国化工)的深层次考虑。据悉,国星集团之前的主要业务包括销售非金属矿石、金属矿石、金属材料、建筑材料以及投资及资产管理等。

除了中国化工,中国国新与中化集团也洽谈过合作事宜。

3月28日,中化集团总裁张伟会见了中国国新总经理莫德旺一行。双方重点就中化集团主营业务所在领域的潜在合作机会进行了深入探讨,并共同表达了良好的合作意愿。

Sponsored Links

上述动向与两大化工巨头兼并重组有无必然关联?

上述不愿具名的国资研究人士表示,如果不考虑重组,换个角度看,中国国新同时和两家化工龙头企业接触并不矛盾,国新公司是运营公司,没有产业使命,他可以投资任何一项他认为有盈利、有升值空间的产业。但是,中国化工和中粮一样,有明确的产业使命,要在自己的领域里面,保持一定的、比较高的投资控股比例。

王绛提出,国星集团的无偿划转,可以从中国国新这一国资运营试点企业“孵化产业”的市场需求角度去理解。

如果说,国星集团的纳入尚不足以说明中国化工拓展化工版图的心意,那么在国星集团之前的先正达收购,可以更明朗体现出中国化工的发展意愿。

Sponsored Links

2017年6月,中国化工集团公布完成对先正达要约的第二次交割。数据显示,2017年5月4日以后接受要约的股东已于2017年6月7日收到465美元/股的对价,美国存托凭证(ADS)持有人同日收到93美元/ADS的对价。

截至目前,中国化工拥有先正达股份94.7%。

上海天强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表示,近10年来,中国化工一直是相对积极扩张型的企业,致力于多种形式的收购。未来如果想要进入能源化工领域,也是情理之中,毕竟中国化工原来做的化工相对传统,寻求新的业务板块发展可以理解。

Sponsored Links

祝波善还表示,进一步想,如果中国化工与中化集团合并,中国化工的能源化工等板块将得到中化集团的优势互补,扩充国际市场领域的竞争力,而中化集团也可以进一步增强国内市场业务板块的实力。二者互通合作,有望形成打通全链条产业链的化工巨头。

方向

如果合并,怎么“合”?

经济观察报获悉,从目前的进展看,中国化工和中化集团兼并重组的商讨事宜进展相对缓慢,不会很快出消息。例如,主导合并方与被合并方在诸多细项上尚待博弈。

不过上述不愿具名的国资研究人士表示,可以尝试上级再搭建一个新的平台,这个平台不一定是新建,企业名称可以调整,究竟哪家企业成为兼并重组的主导方,可以在以后的专项商讨中持续寻找妥当的方案。

内容未完结,请点击“第2页”继续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