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民政+人联+国大党,8拳打不过一个行动党~~纳吉更挨了一记耳光……

Muyi     2018-07-12     检举
Sponsored Links

“行动党合共30位行政议员,18华裔、8印裔、4马来裔,几已取代马华、民政,甚至国大党地位?尤其希盟各州行政议员分配,从吉打、槟城、霹雳、雪兰莪、森美兰、马六甲到柔佛,地方政府事务已由行动党包办了?”

509大选前,纳爷曾经吓唬,拒绝国阵华裔领袖,内阁就不会有华裔部长。岂知,希盟上台执政之后,在政府受委重任的华裔不减反增。

如今,希盟政府不但有5位华裔部长入阁,而且行动党分配6部长7副部长(据称包括待宣布的副部长刘镇东),几乎等同全盛时期的国阵三大华基政党:马华、民政党、人联党的部长、副部长总和。

Sponsored Links

5华裔部长,虽非史上最多,却都是重量级。在1980年代,马华有一位交通部长、民政有一位原产业部长,这两党已经洋洋得意相当自满,当时他们绝对不信这两个部门会同时落入行动党手上。

这还不止,行动党犹掌控财政部、能源科技部,以及行动党印裔古拉掌管的人力资源部、哥宾星掌管的通讯多媒体部。

即便从国阵前身联盟(Alliance)算起,马华也从未超过5人入阁当部长。1955年马来亚联合邦选举,马华只有李孝式、梁宇皋、翁毓麟3部长。

1959年第一次正式大选,马华照旧3位部长;1964年大选,马华4位部长,但从1968年至1969年大选前,一度有5部长史上最多。然而,时任不管部长的翁毓麟兼任大使,有人说他只能算是半个部长。2013年大选后,马华减至3位部长直至509大选。

Sponsored Links

而今,行动党几已完全取代马华、民政党,甚至国大党的地位。在各州政府行政议员分配,昔日马华每州顶多分配两席行政议员,槟城以外民政顶多也是1席、国大党同样顶多1席,换言之这3党加起来,除槟城以外每州顶多4席,但如今希盟执政的州政府,行动党在槟城分配7席行政议员,在霹雳、森美兰、马六甲各5席,柔佛4席、雪兰莪3席、吉打1席。

希盟和国阵最大差别,是行动党在半岛所有希盟州政府,皆扮演举足轻重的关键角色。一句话,行动党虽只在槟城出任首长,但在半岛7个希盟州政府里,行动党不约而同肩负地方政府事务的重任。

Sponsored Links

这7位行政议员包括槟城的佳日星、吉打的陈国耀、霹雳的杨祖强、雪兰莪的黄思汉、森美兰的张聒翔、马六甲的郑国球、柔佛的陈泓宾。

行政议会等同州政府内阁,州行政议员便等同州部长。负责州政府的地方政府委员会,等同掌管州政府属下的市县议会。308大选后,民联执政5州政府,其中槟城(曹观友)、霹雳(倪可敏)、雪兰莪(刘天球),便首由行动党行政议员掌管地方政府。

曹观友掌管10年经验最丰,倪可敏仅掌管9个月霹雳就变天,刘天球掌管5年之后,雪兰莪地方政府事务仍由行动党的邓章钦、欧阳捍华、黄思汉先后接任。换言之,州政府地方政府事务看似已由行动党包办了?

Sponsored Links

国阵时代,巫统一党独大,地方政府事务多由巫统操盘,比如巫统首长或大臣兼任,据称马华行政议员只有霹雳马汉顺、马六甲傅润添等少数人曾经出任。

然而,据胡一刀所知,掌管地方政府的行政议员,有时也非他一个说了算。原来,首长或大臣既为一州之首,他们也有权插手地方政府的事务。

吉打除外,其余希盟半岛执政6州,行动党都有印裔行政议员,而且森美兰印裔还有两席。还有还有,其中4州行动党亦有马来裔行政议员,包括槟城的再里尔、霹雳的阿兹巴里、柔佛的谢奥马、马六甲的诺依占。

Sponsored Links

简单说,行动党合共30位行政议员,18华裔、8印裔、4马来裔。

行动党女性除了有2部长2副部长,也有4位行政议员,包括槟城的章瑛、霹雳的黄美沄、森美兰的陈丽群、柔佛的廖彩彤。据称,雪兰莪的李继香被党推荐当行政议员,但不知何故却被神奇“掉包”?马六甲也发生“掉包”事件,惟据说与女性代表无关?

都说了,“一朝江湖一朝梦,十分风雨十分情。”哎呀,国阵时代,官职分配不匀,马华、民政、国大党等却只能哑忍,如今行动党吐气扬眉,而且实权在手,接下来且看行动党如何当家又当权呗?

Sponsored Links

文/胡一刀